当前位置:首页 >> 区块链

车联网20时代的飞驰镁物与汽车数字化

区块链  |  2019-07-06  |  来源:湘乡物联网云平台

车联2.0时代的飞驰镁物与汽车数字化

从浩瀚蓝图的制订到回归专注,王强和他的飞驰镁物关于TO B还是TO C的取舍是一段痛苦的历程。“未来三年飞驰镁物将成为中国市场的头把交椅,跻身车联领域一线供应商。”但何以车联前端市场三年内即见分晓,王强的理解是市场的爆发就在这三年间,并且车企的合作周期也在三年到五年左右,飞驰镁物一旦错过便再难以抬起头来。

今年四月,王强和他创立的飞驰镁物刚刚迎来两岁生日。

两年前,他是微软中国的车联首席架构师,两年后的他在北京竞园的科技园区办公室内对着智驾君说,创立仅两年的飞驰镁物大大超出了他当时的预期。

彼时他在微软工作五年只拿下了观致汽车一个品牌,而今天飞驰镁物合作车企已达15个品牌。

从创业之初的忐忑到对行业趋势的笃定,两年时间里,王强和他的飞驰镁物已悄然生变。

飞驰镁物是Future Move的音译,本意是提供服务于未来的智能出行方式。

公司成立初期王强为公司制订了四大业务版块包括:平台及技术服务、车载智能联终端、数字化服务运营、移动出行服务运营。

对于刚刚创立的公司,他们推出了一句口号:“智能汽车即服务”。

王强说话语速极快,对于他一口气推出的四大平台,外界一时消化不了。因为在这四大平台之外,当时飞驰镁物同步推出了子公司苏打科技汽车分时租赁业务。因为在发布会上请来了意大利一家号称开源造车的公司OSVehicle来到了现场,外界一时误认为飞驰镁物也将是浩浩荡荡的新造车运动的一员,他们在打造“为共享而生的汽车”。

这之后,王强不得不对媒体解释,飞驰镁物是一家定位于TSP即车联服务商的公司。

两年之后再次见到王强时,飞驰镁物的定位已变得异常简洁:数字服务及移动出行服务解决方案提供商。

“我们将自己从传统车联供应商的定位TSP升级为DMSP。”王强说。

DMSP即Digital Mobility Service Provider, 直译则是数字服务及移动出行服务解决方案提供商。

“DMSP可以说是TSP的升级版,或者称之为车联2.0。我们摸索了一年多,但发现一个现实就是汽车的数字化还没有完成。无论是车载导航还是车载娱乐系统其实仅仅实现了中控屏联,目前车联市场最大的需求是车联2.0,业内更倾向于将之称为汽车数字化,也就是从单纯的中控屏联实现整辆车的联。”

“DMSP就是基于云计算、开放平台、分布式架构等技术手段,通过开放、统一、安全的接口,实现与车辆、人、内容以及服务提供商相对接,为汽车上提供一站式的车联服务。通过先进的情景感知和大数据智能引擎,将车辆智能化,围绕着用户的驾车场景重新定义应用和服务,根据场景不同应用组合随之变化,从而为车主提供个性化的极致体验

车联网20时代的飞驰镁物与汽车数字化

。”

今天众多的汽车制造商不断向外宣称将转型为移动出行服务商,与飞驰镁物所宣称的愿景高度一致。

汽车的数字化是趋势,但是当下的汽车产业,联的基本需求却还在路上,汽车数字化的基础设施极度需要完善。

基于此,飞驰镁物一方面专注于车联业务,剥离与主业有一定相关但耗资巨大的分时租赁项目苏打科技,一方面响应国家打造新能源车监测评台的政策推出了车载智能终端T-BOX,让汽车联业务做成一门生意。

剥离苏打科技之时正值正值飞驰镁物完成新一轮数千万元融资,苏打科技虽然是飞驰镁物的子公司但两家公司几乎是同一时间成立,苏打科技的操盘手余涛也是飞驰镁物的合伙人,在2016年年底,苏打科技与飞驰镁物同时宣布独立,不再有任何关联。

对此外界众说纷纭,有认为是资本分配上发生了矛盾才导致两家劳燕分飞,就此事王强表示:“归根结底还是TO B和TO C的分歧。”

苏打科技主打的汽车分时租赁业务,定位2C市场,成长周期较为缓慢,且需要大量的资本投放,也就是所谓的“烧钱”,而当前传统车企投身共享出行的趋势也已经出现,共享单车虽然资本汹涌,但是汽车共享和分时租赁市场资本并不热情。

12

友情链接